新闻热线:0833-2445385 广告热线:0833-2442059 QQ:360552222
《佛城谍影》连载之五:绸布庄有个龙老板
2019-06-16 08:39 来源:大发红黑大战标志日报

  ■朱仲祥

  “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,祝贺童之林师长升任少将军衔。”夏峨峰接过方馨手里的委任状,郑重颁发给童之林。随之响起一阵噼噼啪啪的掌声。

  一阵周旋下来,方馨怕特派员吃不消,立马出面挡酒。石岩不怀好意,提出要跟她喝两杯。方馨二话不说,分别为自己和石岩倒上满满两杯,自己率先一仰头干了,石岩立即睁大了眼睛:“此女子厉害,不好惹。”

  大家一阵哈哈大笑。

  宴席终于散了,特派员正要离席,雷崇禄说是特意安排了一场川剧为特派员接风,童师长的新夫人亲自登台献艺,请一定赏脸。

  知道这是国民政府的陋习,特派员不得已走进新新剧院。方馨推说自己喝醉了,独自一人离开了。

  一阵开场锣鼓立即响起,帷幕随之拉开。童之林的新夫人一身娇美的花旦戏装,迈着莲步登台亮相,水袖飘逸,美目流转,莺声燕语,唱腔绕梁,马上赢得一片喝彩。特派员也随机附和,连连发出叫好之声。

  特派员问身边的李海棠:“这位师长夫人怎么称呼?”

  “玲玲,艺名玲玲。和我姨父结婚刚满一年。”李海棠淡淡回答。

  “玲玲?”他一时有些发愣。

  李海棠见状,悄声问:“特派员认识?”

  “不认识。”特派员摇头。

  童之林和石岩都伸长了脖子望着台上,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敲打着,很入戏的样子。旁边的雷专员却心不在焉,渐渐地鼾声渐起。

  而此时,扮演特派员的夏峨峰,心思同样不在看戏上。他揣测身边的几个家伙,表面看笑脸相迎,其实是各怀鬼胎。今后要和他们打交道,必须加倍小心。

  突然,戏台后传来几声枪响,子弹随之嗖嗖射向特派员的座位,擦着坐凳钻入了身下的松木地板。夏峨峰朝枪响处望去,只见两个家伙一闪而过,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石岩追过去看了看,马上又赶回来,歉意道:“让特派员受惊了。”

  “这应该是地下党的特殊欢迎方式。”夏峨峰调侃道。

  “是兄弟失职。”石岩再次表示歉意。

  次日,方馨走出自己的卧室,见夏峨峰在院子的桂花树下看书,便招呼道:“是什么书让特派员看得如此入神。”

  夏峨峰抬起头来说:“不算好书,但是有用。明历史地理学家顾祖禹的《读史方舆纪要》,来之前从成都的旧书摊上淘的。你看,在‘嘉乐州’条目后,是这样评价的:从来由外水而指成都、犍为、武阳,其必争之道也。记得《宋史·牟才子传》也说到:蜀当以嘉、渝、夔三城为要。并称嘉乐为‘镇西之根本’。”

  方馨莞尔一笑,“你这是在为他们的‘锁钥计划’寻找历史依据。”

  “我们的‘锁钥计划’。”夏峨峰立即敏感地纠正,继而感叹道:“从古至今,嘉乐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啊!”

  说着,二人从幽兰居特派员办公室出来,夹杂在人群中。

  走出不多远,方馨就机警地发现,有两个鬼头鬼脑的家伙,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。她悄声告诉夏峨峰:“我们背后有人盯着。”

  夏峨峰继续朝前走着,“不要回头,让他们盯去。”

  来到东大街中段,抬头看见“嘉乐绸布庄”的气派门楼和黑底鎏金牌匾。二位站在门前望了望,看见了二楼窗台上放着一盆报平安的兰草,大大方方地抬腿跨了进去。绸布庄里,当门是一长溜杉木柜台,柜台上摆放着绚烂多彩的丝绸布料,有几位太太小姐在挑挑拣拣。货柜右侧有道门通向后面的院子,被一道帘子遮住。

  看见他们进来,跟即迎出来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男人,问:“我是绸布庄管家老刘,请问二位想选点什么?”

  夏峨峰望着他微微的秃顶,回道:“买一件做旗袍的衣料,不知有没有合适的?”

  老刘立即答道:“有有,刚到的正宗嘉乐大绸,包你们满意。”

  “是有牡丹图案的那种?”方馨再问。

  “是,而且是中国红的。”老刘不住地点着头,“楼上挑选吧。”

  对上了接头暗号,那男子将二位迎进了店内。

  踩着嘎吱作响的楼梯,夏峨峰和方馨随了男子走上楼来,就见光亮着大脑门的绸布庄老板、嘉乐中心县委书记龙游同志迎了上来,紧紧握住夏峨峰的手,面向二位说:“夏处长,方同志,可把你们盼来了!昨天被雷崇禄缠住了,有失远迎,实在抱歉!”

  夏峨峰批评说:“龙老板,你忘了我们是革命同志,不搞迎来送往那一套。”

  “哦,对对。”龙游摇头笑道:“身在生意圈子久了,这些陈规陋习就染上了,让二位见笑了。”

  管家老刘到下面放风去了。

  方馨走到窗帘背后,从缝隙观察着街上的情况。

  夏峨峰言归正传:“我和方馨到佛城的任务,想必你们已经清楚。一旦解放成都的战斗打响,川西、川南的国军残部就会向西昌溃逃,我们的嘉乐将是国共两军争夺的战略要地。嘉乐的驻军、行署和保密局特务相互勾结,制定了一个‘锁钥计划’,就是企图死守嘉乐特别是佛城,阻止我解放军向西康、云南进军的步伐。川西特委要我们务必获悉‘锁钥计划’的具体计划方案,想办法阻止敌人阴谋,争取嘉乐的早日解放。”

  “太好了,嘉乐的同志们早就等着这一天了。”龙游喜上眉梢,“不过,那个‘锁钥计划’,我们确实还闻所未闻。”

  “这更说明敌人阴谋的诡秘,我们工作的难度。”夏峨峰严肃地指示道:“目前,你们要进一步摸清敌人的动向,同时发挥好各联络站的作用,保持和我们的秘密联系。但要尽可能减少直接接触,要告诫大家严守地下工作纪律,务必保护好自身安全,不要让我们的同志牺牲在天亮之前。”

  (未完待续)

(责任编辑:陈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