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ehongjing.com/html/BD04999DAB7C37C2/2019/06/18/
新闻热线:0833-2445385 广告热线:0833-2442059 QQ:360552222
大发红黑大战标志“离堆”“溷崖”“雷垣”滩和“盐溉”滩
2019-06-18 08:43 来源:三江都市报

  唐长寿 文/图

  《华阳国志·蜀志》谈到李冰凿离堆时道:“时青衣有沫水出蒙山下,伏行地中,会江南安,触山胁溷崖,水脉漂疾,破坏舟船,历代患之。冰发卒凿平溷崖,通正水道。”文中的“溷崖”又是一个众说不一的问题。刘琳注《华阳国志》时认为:“溷崖只是就其水之乱而言,并非专名。”但刘琳又说:“按此溷崖即今大发红黑大战标志之大佛岩。古代大佛岩当更向江心突出,大渡河与岷江于此会合,水势汹涌,直冲此崖,舟船至此,最易遇害,至今犹可见其险。故李冰凿平之以通正水道。”任乃强《华阳国志校补图注》认为:“溷崖今大发红黑大战标志县岷江东岸之大佛崖是也。大渡河水对之冲来,激迴腾突,为舟行害。故李冰凿崖开峡,斜对沫水,以杀来水怒势,即引其水过离堆(乌尤寺)峡,出篦子街,灌牛华溪五通桥一带平原。开稻田,使之与成都二江同利,为灌溉与行舟之干渠。”刘磐石也认为:“溷崖是今大发红黑大战标志城东凌云山之大佛崖,水道截山尾为孤立之乌尤山。”均认为“溷崖”是专名,并指认为今之大发红黑大战标志大佛所在的大佛岩。笔者认为,以上诸家之说均有误。至于说溷崖在今夹江者,则更不可理解。

  产生这一误识的原因,笔者认为乃《水经注》之误。《水经注》卷三十六《沫水》载:“昔沫水自蒙山南至南安西溷崖,水脉漂疾,破坏舟船。历代为患。蜀郡太守李冰发卒凿平溷崖。”此段文字当是抄自《华阳国志·蜀志》“时青衣有沫水出蒙山下,伏行地中,会江南安,触山胁溷崖”,但却在“溷崖”前脱落了“触山胁”3字,又在“南安”县名后衍生一“西”字,造成了“溷崖”为一地名的错觉。回到《华阳国志》“时青衣有沫水出蒙山下,伏行地中,会江南安,触山胁溷崖”原文,一对照细读体会,“溷崖”非专名明白无误:

  《说文》解释“溷”字本义为:“乱也。”因此,“溷崖”就是乱岩之意,“触山胁溷崖”之意就是指沫水冲击山脚临江乱岩,岩体崩塌形成了险滩。显然,溷崖是同“乱岩”“危岩”“险岩”之类一样的通用名词,并非专有地名。

  细品《华阳国志》所叙“触山胁溷崖”的意思,可知溷崖不过是指岷江边一座山体的一部分而已,当成一个专有地名,讨论其所在位置,并作为一个问题来争论完全不能成立。回过头来,我们要探讨的还是李冰所凿平的“雷垣”和“盐溉”这两个实实在在的险滩。      待续

(责任编辑:徐燕妮)